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洋房

创业不是撒野,毛大庆如何让优客工场成长

时间:2016/12/19 12:31:06  作者:侠客  来源:未知  浏览:153  评论:0

毛大庆说,他是共享经济的坚定支持者。他准备用2万张桌子把优客工场送进独角兽的行列,走一条不同于wework的路。但创业可不是撒野,表面风光无限,实际上困难重重。

在推开那扇门之前,你永远不会知道门后等待你的是什么。在新年伊始的时候回望2015年,毛大庆说他变得自己都不太认识自己了。从最初模仿wework的租桌子生意,到构建线上社区、收购P2P公司、开设商学院、运营村落式大宗商业,毛大庆奠定的优客工场正在用自己的个性完成快速迭代。

迭代毛大庆

曾有一位从万科离职的员工对我说:相信我,毛大庆离开万科之后再也不会跑步了。8个月之后,2016年第一天,毛大庆在中国最东端零下三十度的抚远跑完了第34个全马。“最大的快乐,往往在‘殊死搏斗’之后。”毛大庆用这句话概括自己的心情。

四天后,北京,CBD东北角,阳光100优客工场店。推开门那一刻,毛大庆冲着会议室每一个人微笑,他主动上前握手,笑着说“哎呀,我们这个屌丝公司……”。不久之前优客工场做了一次估值测试,市值18亿元,这里会诞生几十位百万富翁。

采访期间,毛大庆抱怨微信好友数量上限太低了。2015年他新认识了2200个好友,发出1342条朋友圈消息,获得80034个赞,走了相当于29个马拉松的路程。这一年,他不是在演讲、考察、开会,就是在路上,不放过任何一次沟通的机会。在优客工场的微信群里,他“陪着”90后聊到深夜。1月7日,他最后一个离开公司但没有关灯,被员工给了“差评”。

与此对应,优客工场2015年进入16个城市,谈了36个场地,合计12万平米,正式开业之后的3个月内办了187次活动。迎来了悦跑圈、用车科技、跑哪儿、黑土麦田、康壹国际……

一个创业公司的特质和创始人的个性息息相关,所以谈到优客工场的生意,应该先谈谈毛大庆本人。

在记者眼中他是一个随和的人。他可以坐在朝阳公园的草坪上侃侃而谈,从万科的物流园区业务到实体产业对经济的支撑效应;他可以在松花湖滑雪场的会议室里提前把自己的提案“泄露”出去,议题从住宅产业化到雾霾、城市人居生活质量评价、北京的卫星城布局、社区医疗;他可以跟熟悉的记者开各种玩笑。

有时候他还有点任性。在发言人制度要求极严的万科内部,所有区域负责人中,他是最能说、最敢说的一个。在万科处于变革深水期的时候,他离开自己熟悉的岗位之后果断离职,也成为万科历史上第一位郁亮亲自开发布会相送的区域公司一把手。

他也是温情的。2015年圣诞节,他给优客工场53名员工发了股份,对他们说“你们自己成立合伙人委员会吧,愿意选我可以,不愿意选我你们自己选,我作为合伙人之一,我可以跟你说代表大家去跟股东争取权利。”

在优客工场里,他很乐意讲员工的故事,他说“组织一个公司和在一个大公司当职业经理人很不一样,我在高管的位置上一坐,我说让你滚蛋就滚蛋,滚蛋了也不负责任,这里这些人都是你弄来的。组织一个公司,你又当爹又当娘,什么都要管,这些人跟着你干,凭什么跟着你干下去。”

他在2016年元旦的迎新邮件中写道,“创业,我称之为‘创造的过程’的事业,看起来风光无限,实则困难重重。

毛大庆说,2016年的“元旦,心情非常的复杂,新年索然寡味。我在万科的时候,包括凯德的时候,到年底最后那几天很亢奋,目标完成了,写一封信给大家,大家辛苦了,回顾今年,展望明年怎么样怎么样……今年感觉新年也就是这么一天,这事哪有头啊,就往前走吧!”

让资源流动&;

一个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做儿童服装的美国人,创造了纽约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we  &;work,和同时代的Uber一起掀起了一波共享经济浪潮,被认为是一个时代的开始。当一个时代到来,你可以搭便车,可以不接受它,但是你却无法阻止它。

国内也被这股风潮形成的暖流涌动,诞生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和为创业公司服务的创业公司。“创业”成为2015年最热闹的事儿。

但创业可不是撒野。有的人轰轰烈烈地开始,遍体鳞伤地退出;有的公司只烧钱不能自己造血,创始人却赚了大笔出台费。

俗话说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从五四运动到革命成功走过了三十年,从建国到提出改革开放经过了三十年,从改革开放正式开始到当下又是一个三十年,有人认为一个新的经济时代应该到来了。许多人把新的希望寄托于共享经济,毛大庆也说“我是共享经济的主张者”。

优客工场最初的模式受到wework的影响,毛大庆多次去美国学习wework的模式,但中国的创业环境没法复制美国,毛大庆也坦言共享办公目前“不存在成熟的商业模式”。

如果说善于使用“拿来主义”的潘石屹的SOHO3Q走了一条和wework几乎相同的路,那么特立独行的毛大庆走的是另一条,后者在学习wework的同时,也在学习Uber,他更乐意去构建一个开放生态的平台。

毛大庆认为,联合办公是创客圈的第三代产品,第一代是“鸡窝”性质的孵化器,做的是纯粹的空间生意;第二代是智库咖啡、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模式,在第二代开始有了资源对接;优客工场要做成第三代的联合办公,除了提供共享办公的空间服务、资源服务,提供企业聚集效应和榜样作用,他还想建立一个生态化的虚拟平台,这个平台可以衍生很多需求,甚至是“大量的个人之间的关联,友谊,爱情,自然就会衍生出来”。

这就像淘宝聚集了一帮购物达人,悦跑圈聚集了一帮跑步达人,互联网的便利跨越了空间的限制,让一群原本被物理属性分割的人更容易从现实空间中抽离出来,形成汇聚。

而在经济领域,从计划经济体系继承下来的遗产中,资源也被条块化分割着,在行业融合之间形成行政化壁垒,增加小创企业的创业难度。

共享经济正是要打破这种壁垒,让资源再次流动起来。“共享”的核心在于聚合、分享、建立连接,优客工场会组织创业导师来上课,讲投资人怎么看待BP,创业公司怎么做好自己的品牌,股权结构怎么设立等;组织创业公司创始人来分享案例,案例在创始人口袋里面是过剩产能,拿出来一讲就变成了跟人分享的财富;它还是一个社群,人跟人之间,企业跟企业之间,人力资源是可以租借、共享的,品牌宣传、导流是可以“捆绑”、互帮的。

“在这个社区里面,当企业聚合在一起的时候,和它一家企业在一个地方的时候效益非常不一样,这一堆小公司在一块,他们之间自然形成各种生态,原来他们是上下游的关系,张三就变成了李四的服务商,这里面他们原来零散办公和分散式的办公,不可以经历到这么广泛的产业聚集,这是很难的。”毛大庆说。

现代经济产生的关键因素在于“分工”的产生,而共享经济是在尝试跨界连接中新的分工协作,提升效益。

毛大庆准备把优客工场的桌子增加到2万张,以物理属性为基础的空间可以附着上万个个体和数百家公司。而线上社区的构建则更考验想象力,在线上,每个人都有几十种、上百种需求,毛大庆计划为这些需求去建立连接,居间做撮合交易。他需要找到那些密集的需求点重合区,为他们找到优质的服务商,依靠自己的判断力促成一桩生意,让优客工场的资产保持在轻和重的平衡点上,以便流出更多的精力去跟上平台上用户的需求更迭,在计划的时间内成为一个优质的“独角兽”。

(为:【原创】创业不是撒野  &;毛大庆如何让优客工场成长)


标签:东莞东港城悦湖苑 
相关评论
华阳湖月©2008-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有信息均系网络转载,仅供参考,有任何问题请Email:week-8@foxmail.com 电话:13560730586(微信)
粤ICP备14072633-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