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洋房

建起新房 安上最大的落地窗

时间:2016/6/26 15:42:11  作者:未知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浏览:90  评论:0

告别悲伤,“最美护士”张艺川和父亲正用双手装扮新家

建起新房_安上最大的落地窗

4月12日,张艺川站在自己设计的新房大落地窗前。张磊摄

 

建起新房_安上最大的落地窗

  芦山地震中,张艺川顾不上失去母亲的悲伤,精心护理伤员。

    “我要一所大房子,有很大的落地窗户,阳光洒在地板上,也温暖了我的被子……”孙燕姿在《完美的一天》中吟唱的少女梦,被“最美护士”张艺川勾勒成型,触手可及。
  三年来,张艺川已经告别了悲伤的记忆,少女梦正照进现实:与爸爸亲手修起的新楼房,有了她梦寐以求的落地窗——村里最大的落地窗。
  2013年4月,芦山地震后的帐篷病房里,一位90后护士总是含笑面对伤员,嘘寒问暖鼓劲加油,充满力量和温度的微笑被广为传播。后来,有人揭出了她深埋心底的悲伤:地震带走了她的妈妈。因伤员太多,她回家凭吊仅20分钟,就回到医院,把亲人离去的悲伤,转化为抢救生者的努力。
  自此,这个名叫张艺川的临聘护士,被人们唤作“最美护士”。3年前的地震废墟上立起了她设计的新房
  “新楼房是我爸爸一砖一瓦亲手砌起来的,而房子装落地窗和装修什么的,都是我设计的,”张艺川说。
  2016年4月12日上午10点,阳光还没有完全洒开,环绕芦山县龙门乡隆兴村的远山上,萦绕着层层烟波。村里的空气中已透出暖意,街上的集市散去,匠人们的劳作早已开始。
  沿县道一侧的陡坡而下,几十栋安置新居很显眼。房屋多是二层小楼,还没彻底完工。
  “这边走,有点儿乱,还没弄好。”边带路边解释,张艺川把记者接进安置小区。时隔两年,再次见面的张艺川更热情周到,主动介绍起安置小区的情况
  不过,更明显的变化,是她脖子上架着矫形器,把脖子箍住,行动格外僵硬。“前段时间出了个小车祸,”张艺川尽量一语带过,表情泰然。一个多月前,她在参加同学婚礼途中遭遇车祸,颈椎骨折,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。医生建议她至少休养3个月,然而一周多以前,张艺川已回到卫生院上班,总共只休息了一个月。“我不在,工作就要落到同事身上,耽误久了觉得不好。”
  “这是你们家?”“嗯。”在距离道路最近的地方,张艺川的新家位于安置小区入口的那一栋。
  一楼门市外的水泥地清扫得很干净,摆放的拖鞋和矮凳等,透出浓浓的生活气息,和别家紧闭的卷帘门很不一样。前面花坛里,种植的树木已冒出新芽。她家搭起的葡萄架下,三株幼苗正在攀爬。
  视线移到二楼上,周围的房屋都是光秃秃的水泥墙,预留的窗户开口或大或小,而张艺川家的外墙已贴好暖黄色瓷砖,安装到位的十几米宽的落地窗,绝对是小区里最大的。透过落地窗,楼上裸露的墙面一览无余,还有正忙着装修的工人。
  “新房是我爸爸一砖一瓦亲手砌起来的,而房子装落地窗和装修什么的,都是我设计的,”张艺川吐字很重,“他特别辛苦,这两年白头发多了好多。”
  说这话时,爸爸张德文正在一旁切割木材,一言不发。
  12日这天,张德文请来两个木工,做二楼的吊顶装饰,还有书柜和酒柜。过去,砌砖、敷墙、贴瓷砖等都是他包办,偶尔会有亲戚帮忙。
  这次,是他第一次花钱请人。“请人是按天算钱,一天就是几百块。”花这笔钱张德文觉得心疼,木工不是他擅长的,找人来帮工,他要趁机跟对方学一下。
  一个圆形吊顶、一个方形吊顶,是张艺川给工人出的题。“圆形吊顶在客厅那间屋,以后可以在下面安装水晶吊灯或者欧式花灯。”她描绘着从别处看来的设计灵感。
  透过大大的落地窗,能看到这栋新房里装着的少女心。“以前听歌时,就幻想那种带落地窗的房子。”张艺川一边笑着,一边搓洗着蔬菜。她要赶在晌午前给工人做好午饭,这是她轮休在家都会做的事。
接替妈妈当女主人爸爸现在都要听她的
  邻居说,“他们父女俩就这样,现在都是爸爸听女儿的。呵呵,主要是这女儿能干。”
  在这栋新楼里,已经装好的还有粉红色的吊顶边角线,“以后我房间的窗帘,也想用粉红色。”张艺川指点着家里的区域,“这里做书房,以后可以做个榻榻米”,“酒柜能把客厅隔出来,后面可以放茶桌,以后招待客人”,“客厅窗帘要用暖黄色的,很温暖的颜色”……
  张艺川勾勒的美好画面,是她对家的强烈憧憬;而急于用手艺和汗水把这些变成现实,是张德文迫切想给女儿的深沉父爱。
  2015年底,张德文把安置小区内新房的一楼装修完毕,就忙着和两个女儿搬了进去,是同村第一户住进小区的。“搬进这里过的年,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但是感觉特别好,终于有个家了。”
  “终于有个家”,对张艺川而言就像完成了一项使命,“作为一家之主的使命。”
  妈妈王琼去世后,张艺川挑起了家中女主人的担子,包括打理自留地,“以前不会种菜,都是妈妈在做,后来我就跟着奶奶、姑妈学。”姨妈王敏评价张艺川,说得最多的,就是“她是个懂事的乖娃娃”。
  除了楼房前面,背面还有两个很大的落地窗,那是张艺川给分属自己和妹妹的两个房间安装的。站在落地窗开出的玻璃门前,张艺川凝望前方,眼神里有些黯然,“本来在这里搭了一个平台,所以做了玻璃门,推开就能到平台上,”张艺川说,遗憾的是修起的平台因不符合规划,被迫拆除了。
  回想起来,那段时间是全家人特别难过的日子,“因为是爸爸一点点砌起来的,我心疼他。”张艺川克制住情绪,转过头安慰沮丧的张德文,“我告诉他,以后政策允许了,我和妹妹一起帮忙,很快就能砌起来。”
  地震后,张艺川原来的家倒塌,她和爸爸、妹妹不得不搬回山里的老宅过渡。那是一处透风漏雨的土坯草房,条件可想而知。
  12日临近中午,张艺川正忙着给装修工人准备午饭,进进出出脚不停歇。张德文想起装修需要的配件,赶紧招呼女儿快打电话让卖家送来。这时,仿佛逮住了一个机会,张艺川开始“教育”爸爸,说施工安排不听自己的,手忙脚乱还可能要浪费钱云云。张德文默默听着,没有回一句嘴。
  看着这一幕,串门的邻居说,“他们父女俩就这样,现在都是爸爸听女儿的。呵呵,主要是这女儿能干。”而张艺川的解释是,“妈妈去世后,爸爸变得柔和多了,以前他是个很固执的人。”
放弃公务员当护士希望爸爸能找个老伴
  经历过灾难和至亲离开,张艺川时常提醒自己,“好好珍惜每分每秒,珍惜当下,珍惜身边爱你和你爱的人。”现在,张艺川俨然是能替爸爸做主的“女主人”,她甚至“逼”着爸爸改了行。
  地震前,张德文开货车挣钱养家,长期在外奔波。地震后,张艺川让爸爸把货车卖了。“他开货车,只要一出门,我就很牵挂和担心。”张艺川说,妈妈的突然离去让她觉得没有什么比亲人的陪伴更重要,“现在他做泥工活,虽然收入比跑车少些,但我放心很多。”
  深知女儿的意图,张德文并没有过多坚持,“晓得她是为我好。”
  正是因为看重亲人的陪伴和守护,两年半前,张艺川放弃考取的公务员职位,选择了离家更近的乡卫生院事业编制,成为芦山县宝盛乡卫生院的护士。“偶尔想起来,也觉得放弃公务员有些遗憾和后悔,”张艺川笑笑说,“但想到现在能经常回家,又是另外一种心情。”在她的情感天平上,家始终更重一些。
  其实护士这份职业,还承载着有关妈妈的情感。张艺川说,高中毕业选择读护士专业,是妈妈的建议,“妈妈说,当护士不仅可以救人,还可以照顾家人。”
  对于张艺川的决定,张德文没有干涉。他已经越来越信赖家里的这个“女主人”,自己改行听女儿的,新家的设计、装修也听女儿的。三年间,改变也体现在张艺川自己身上。一度,让自己忙碌起来,是她淡忘失母痛苦的良药。如今,她已能笑着回忆妈妈,“过几天我生日,估计我爸都忘了,嘿嘿。以前妈妈在的时候,我过生她会给我做很多好吃的。”
  张艺川现在还记得,“4·20”芦山地震第二天,就是她22岁的农历生日。在给一个小朋友输液时,小朋友为她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,当时她忍不住哭了。也是从那时起,张艺川告诉自己,一定要笑对生活。
  落地窗户、水晶吊灯、粉红色窗帘……如今,张艺川和爸爸正在用双手,一步步装扮着最美的家。
  除此之外,张艺川还憧憬着爱情,想象过美好的婚姻。参加朋友婚礼时,她会感慨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,还会在朋友圈留言,“不要让我等太久,我的Mr.Right(真命天子)”。
  “马上就要25岁了,”和父亲张德文一样,张艺川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年龄。她说,不善言辞的父亲关心她的个人问题,却不知如何开口,便让17岁的小女儿传话,“问我谈恋爱没,有什么想法没?呵呵。”
  其实,在类似问题上,开朗外向的张艺川同样难以张嘴,“妈妈不在了,我也希望爸爸能找个伴。”但她始终没亲口跟爸爸聊过这个话题,“怕尴尬。”她托周围的叔叔阿姨帮忙留意,如果有合适的对象,欢迎给父亲介绍。
  经历过灾难和至亲离开,张艺川时常提醒自己,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先来,她现在想的是,“好好珍惜每分每秒,珍惜当下,珍惜身边爱你和你爱的人。”
  2016年农历新年钟声敲响时,张艺川曾许下心愿:“养好受伤的头发,保持百斤左右体重,照顾好挑剔的胃,给自己疲惫的生活找一个温柔的梦乡,找一个让我疲惫的心愿意停靠的人,彻彻底底跟过去的悲伤道别。新的一年,新的开始。”
 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媛莉


相关评论
华阳湖月©2008-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有信息均系网络转载,仅供参考,有任何问题请Email:week-8@foxmail.com 电话:13560730586(微信)
粤ICP备14072633-1号